記者:陳心怡      攝影:柯勝雄    報導

「救國團」這3個字,連結的是很多四、五年級生,甚至是六年級生,他們在高中及大學時候的共同回憶,首先,我們要從救國團本部最受歡迎、也最經典的梯隊之一,「中橫健行隊」開始看起。

救國團人員:「何品威,何品威,703,我要看一下你的手電筒、雨衣。」

事隔10年,要重新走在中橫公路上,安全,絕不容妥協。學員:「我們一家可以一起買一支(手電筒)嗎?」領隊舒中興:「不行,就是曾經有人在隧道裡面,沒有帶燈(手電筒)結果頭去撞到凸出來的石頭,當場頭破血流,不好意思,所以請你們一定要配合。」

領隊對參加學員耐心又客氣,他們可是救國團橫健行隊停辦10年後,迎來的第一批貴客。學員蘇鶴壽:「就看報紙啊,報紙有報,去嘉義團部報到,他就去問那個總團部,說77歲可不可以。」

一根拐杖、一個輕便背包,行囊比年輕人還少,但他對這條路的感情與付出,可以遠遠超過同行任何一個人。服務員:「蘇大哥,上車報到,好,剩下的夥伴請跟我走。」

就這麼,這一團67個人,最長77歲、年齡最小15歲,要一起「走作伙」。蘇鶴壽:「什麼叫做被逼?」學員邱冠中:「我爸爸叫我來參加的。」蘇鶴壽:「你爸爸很好啊,年輕的時候,就是一定要出來走動,這個是很正常的活動。」

從人生經歷,聊到小伙子的「頭毛」,金黃色實在很新潮,憶當年的話匣子一開,蘇伯伯跌進時光隧道,小巴晃晃悠悠繞著山路前進,小輩們不一會兒跌入的,則是沉沉的夢鄉,在此之前,他們只是平行線,但這次活動,讓彼此的生命有了交集。救國團人員:「各位夥伴,下車,1到4小隊請往前面靠。」

從水泥叢林到綠草如茵,身旁的人也不再熟悉,身體跟情緒,彷彿都要重新適應。舒中興:「99年暑期青年自強活動,中橫健行隊經典復刻梯,各位可愛的夥伴,請注意!救國團99年暑期青年自強活動,中橫健行隊經典復刻梯,第一梯領隊兄舒中興報告,全員到齊,報告完畢,軍教片中都是這麼演,稍息。」

既然是復刻經典,值星官這個經典角色,當然少不了,只不過,這次來帶團的值星官,20年前,還是中央警官學校學生,如今,他已經是兩線三星的警官了。

值星官林元通:「阿伯,來,相當好喔,我要叫你阿伯呢?還是夥伴就好?」蘇鶴壽:「夥伴就好。」林元通:「夥伴就好喔,夠帥氣,我們把60歲放在嘉義,啊你今年幾歲?」蘇鶴壽:「我7歲啦。」林元通:「你7歲喔。」

愈活愈年輕,阿伯這次要來個「班傑明的奇幻旅程」,而當年「菜巴巴」坐在台下聽訓的,如今可以上台講些人生大道理了。自強活動服務員協會理事長張弘遠:「在座有很多老前輩,以前走過,也有很多年輕人,是第一次來到這條公路,希望大家從這條公路,得到一生難以受用的教訓。」

來到團體,大家都要以夥伴相稱,但誰都不熟,叫起來實在有些彆扭,這時候,團康人員就會拿出專業理論根據,還有多年帶活動下來的生聚教訓,讓大家快速化解尷尬。服務員李鍇偉:「介紹一下你自己曾經擁有的一個綽號。」學員鄧雅旻:「我叫鄧屁。」李鍇偉:「哇,好酷的名字,瞪屁啊,瞪屁啊,鄧屁。」

經驗告訴他們,取綽號永遠是最快熱絡的方法。學員蕭素淑:「叫我mimi就好,mimi,cc,笑嘻嘻,笑瞇瞇。」

但也真的沒人規定,來參加團康活動,就得個性活潑,樂於跟大家交朋友;小妹妹率性而為的反應,大家一時之間有些措手不及,帶她來參加活動的長輩,趕忙過去關心。學員李基銘:「可能以前環境就比較封閉嘛,就比較沒有出去,跟人家這樣子,參加類似的活動這樣。」

林元通:「夥伴早,等一下7點,請準時集合。」

值星官親自登門Morning Call,這可是以前沒有的高規格,與時俱進的微調,還包括了起床號,換成了輕快的流行歌:「對啊,對啊,對啊,對啊…。」

怕現在的小朋友起不來,起床時間從6點延後到6點半,而這本以往晨讀的圭臬「方向」,顧名思義,內容就是探討人生哲理,也被認為實在太過八股,改以抒展肋骨的活潑早操來取代。領隊:「前進!」學員:「好好玩喔,夥伴再見,再見。」

TVBS資深記者陳心怡:「中橫經典復刻梯健行團,69公里的挑戰已經開始展開了,可以看到大家的戴著白色的工程帽,防範落石,也背上了自己的重裝備,而一開始在健行的首先,迎接大家的,就是連續上坡4公里的挑戰,要問問大家,有沒有信心啊?」學員:「有。」TVBS資深記者陳心怡:「加油,加油,各位同胞加油。」救國團人員:「各位同胞加油!」

大夥兒在第一天午餐前,要走6公里,只是小試身手,但也已經有人發出哀嚎。李基銘:「走過一次就好,不要再有下次了,快中風了。」

健行,也就是走路,這回走在這條民國49年開通,有歷史的老公路上的,有新生命、也有舊回憶,服務員貼心安排了這個橋段,讓兩者間有了呼應跟交替。舒中興:「注意,敬禮!其他伙伴繼續鼓掌,來,鼓掌。」學員:「謝謝,謝謝。」

在知道報名名單中,竟然有位當年開闢中橫的工程師,這些服務員們很想表達對他的感念。蘇鶴壽:「不容易啊。」記者:「不容易後,沒有想過對不對?」蘇鶴壽:「對。」記者:「看到這些年輕朋友,他們也很感謝你,當時的一些貢獻。」

蘇鶴壽:「沒有沒有,大概有1、20年沒有來,因為那個路不通嘛,那個也沒有伴,他們也就沒有來。」記者:「沒有想到這次還會有這樣的一個機會喔?」蘇鶴壽:「對,看到報紙我想就自己參加。」

就好像看到多年沒見的孩子一樣,他爬上爬下、仔細檢視,就連橋上有蜘蛛網,他都看不過去,眼裡滿是疼惜。

中橫這條路,很多人都對它有很深刻的感情,尤其是經過救國團中橫健行隊這個途徑。救國團人員:「愛的鼓勵,預備備,來。」

記者:「之前有沒有走過?」學員徐慧玲:「有,30年前。」記者:「感受有沒有什麼不同?」徐慧玲:「回憶起來非常美好,真的,是的。」記者:「風景景致呢?」徐慧玲:「風景景致啊?當然是跟以前不太一樣,年紀不同,欣賞的意境就不一樣。」

民國70年代,可以說是中橫健行隊的黃金時期,那時候救國團大旗一揮,一個暑假就能夠招滿50梯,每梯120個人,等於一個暑假光學員,就有6千人走在這條公路上,但921地震後,路況變差,加上時空環境改變,年輕人對走路興致缺缺,因而停辦了10個年頭。

鄧雅旻:「同學就是,You know,健走就是,就是別人聽到我去參加健走,然後大家就是,啊,什麼,你瘋了喔?」記者:「那你有後悔嗎?」鄧雅旻:「還滿後悔的。」

當虛擬的網路,漸漸取代實際的公路,當年輕朋友情願在家上網,也不願意出門走走,這樣的狀況,可讓他們這群非常憂心。

舒中興:「在這條公路上,我們獲得了一些體驗,而這些體驗,我們覺得對我們是有幫助的,因此我們希望複製這樣的一個經驗,能夠讓它在今天台灣社會裡面,能夠對現在的青少年朋友們,能夠發揮一點正面的助益跟作用,這也是驅策我們這些人,重新回到這條公路上。」

李鍇偉:「不瞞您說,以前我是個有憂鬱症的人,我一直很感謝救國團,它改變我的人生。」

有人找到一生的志業,有人找到一生的伴侶,因為獲得很多,所以希望付出,於是當年那些有理想、有抱負的青年、女青年們,熱血又開始翻騰,他們決定要用當初他們上山的方式,也就是變身回服務員,回到中橫。

服務員周佑民:「那時剛開始是覺得,是開玩笑啦,剛開始接到電話說,是哪個大哥大姊,又頭殼壞掉了,哈哈,怎麼開這種大玩笑。」

夢想是美好的,但現實可是非常殘酷,畢竟大夥兒都已經成家立業,為了這趟6天5夜,有人得暫時拋妻棄子,還有人把年假都請光了。

服務員徐宜君:「像(領隊)中興在營隊開始前,幾乎前3個禮拜,是每個週末都上來,然後去確認各個山莊的物資,是不是完備、設備是不是OK。」

副領隊曾毅鴻:「大家各自貢獻,自己能夠貢獻的部分,主要其實是情感的累積啦,我覺得。」

「無償」帶團外,大家還得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,來修復已經荒廢10年,近乎廢棄的2個山莊,就拿曾經有「中橫小白宮」的洛韶來說,往日榮景已不復見,上下舖的木板破爛不堪,天花板的油漆也斑駁脫落,經過管理單位跟服務員自動自發,發動將近100人,陸續上山打掃修復,才勉強變成可以克難使用的通舖。

而另一個慈恩山莊,狀況也很「慘烈」。服務員劉俊良:「快一點,快一點。」

都是有點年紀的人了,為了讓學員有地方睡,讓慈恩亮起來,他們都拚了。劉俊良:「來來來,還有我們這裡可以了,只有4個字,叫『慘不忍睹』啦,光這間榻榻米,從3樓搬到陽台去,然後我們這個40幾歲、腰部受傷的人,陸陸續續搬喔,搬了大概5、60塊,所以我們現在是不大能坐的。」

很難想像,如果不是深如家人般的情誼,如果少了那麼點赤子之心,這樣的任務,恐怕都很難達成。

要恢復中橫的軟硬體設備,真的是非常不容易,這些服務員們圓了自己10年的夢想,也恢復了中橫在全盛時期的風華年代,至於學員方面,他們到底能不能夠堅持到底、走完全程?一起來看看。

服務員劉俊良:「伙伴加油,我們再300公尺就到了,所以我們繼續往前走。」

也不知道是哪來不成文慣例,大隊在進入下一個山莊休息前,總有個好漢坡恭迎大家。救國團人員:「加油,我們到了。」記者:「阿姨還好嗎?」學員:「好好好。」

傷口處理克難,吃飯也克難,今晚的飯菜要是在10年前,是由國防部支援,10年後的今天,則是校長兼撞鐘,由服務員親自下海煮大鍋菜,但席地而坐,打破了年齡界線,反而更多樂趣。

學員蔡祐龍:「我絕對沒有牽過她的手。」學員林滿優:「她牽你的,沒有沒有,他連手都沒有牽就攬腰了。」蔡祐龍:「喔。」林滿優:「叫媽媽趕快去提親啊。」蔡祐龍:「喔,真的沒有啦。」林滿優:「那她住哪裡?」蔡祐龍:「花蓮。」林滿優:「喔,她也住花蓮。」蔡祐龍:「好煩喔。」

救國團人員:「第二小隊!」

學員:「加油加油,開路官,快一點,不要談戀愛!」

所謂的「開路官」,也是中橫健行隊的「優良傳統」,為了安全起見,領隊兄每天上午跟下午,會選出一組人,負責開路及壓路,依照往例,是一男一女的組合,這也就是為什麼小龍,被大哥們開玩笑的原因,因為跟隊伍有段距離,你只能跟身旁的這個人聊天,有人聊著聊著,不小心就聊出了感情。

記者:「壓路嫂。」學員何品威:「又!」記者:「你是壓路嫂喔?」何品威:「對。」記者:「壓路官變她囉?」學員林怡萱:「對啊。」記者:「你還好嗎?」林怡萱:「腳很痛。」記者:「腳痛喔?」林怡萱:「長水泡了。」

這時,正是展現紳士風範的最佳時機。林怡萱:「我剛剛堅持不要給他背,他就說他要背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要堅持不要?」林怡萱:「就自己背自己的背包啊,他太悶騷了,他超安靜的。」

健行的這幾天,氣象局每天公布氣溫創入夏新高,在37度下,背著10多公斤的背包走路,柏油路面被太陽燒得滾燙,才走完上午,已經一片哀鴻遍野。記者:「大哥你起水泡喔?」學員廖高彬:「對,老皮啊,很容易皺。」

學員王彣忻:「起水泡了。」學員:「這有大嗎?」王彣忻:「有啦,有點痛。」

學員留玉梅:「攝影大哥你看,我這有SPECIAL服務咧,他是我的守護神。」記者:「真的嗎?」留玉梅:「對對對,他跑過來問我有什麼需要,我說我這有點痠,我說不用多,我說無恥的事我說不出來,一點點無恥而已。」

副領隊曾毅鴻:「小豬在哪邊?這邊有你的小天使喔,他寫給你的喔。」

他們玩的,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小天使跟小主人遊戲,規則是你要默默關心你所抽到的小主人。服務員黃逸鳴:「腳一定很痠吧,相信你可以一起走下去。」

有趣的是,我們發現有些「資深伙伴」,可能不太熟悉遊戲規則,一抽到小主人,就立刻跑去相認,搞得被抽到的人驚喜盡失,而這一對則是因為小天使寫的卡片,字跡被認了出來,而洩了底。

從此之後,「默默關心」就被「公然使喚」給取代。留玉梅:「不要停,1分鐘要好好把握啊,來,換一隻腳,換一隻腳。」記者:「你會不會太過份啦?」留玉梅:「我只有1分鐘嘛,要好好善用1分鐘,對不對。」

不同世代,大家卻是相處愉快,小朋友們勤快嘴甜,還創意無限,瞧這背包,每天都有不同的加油布條簾,「老朋友們」則是可以傳承經驗,像是如何把棉被疊成豆腐乾,可就是獨門絕活大公開。

在隊伍中,要是不說,你實在很難發現,有其他親子檔的存在。學員張一昌:「健行當中,我故意不要跟我女兒走在一起,我就是要訓練她獨立,她就是比較內向啦,對於陌生人喔,不大容易主動去跟人家接觸。」

為了讓害羞、不擅社交的女兒打開心房,做爸爸的用心良苦。學員:「啊…!」記者:「看你可以HIGH多久。」學員:「這個越來越HIGH了。」

不管在隊伍前進中,還是在團康活動中,他比誰都投入,就是想帶動女兒也感染這股活力。領隊舒中興:「有誰要當壓路嫂的?張大哥免費贈送人生大道理,哈哈。」

學員張書毓:「有時候想要關在家裡,就是自習,但是多走出來,也不見得是壞事,就還滿謝謝他的安排。」

一趟旅行,可以修補親子關係,也可以磨練個性。學員:「加油!加油!加油!」

學員林孝貞:「本來有很多人要來參加,然後就是會篩選人。」林怡萱:「有的就是要磨耐性,有的是太懶了,像這個就很懶啊,個性那個啊,太爆的之類,像我是來磨個性的。」

雖然沒有「天將降大任」這麼嚴重,但這趟旅程,確實得苦其心智、勞其筋骨、餓其體膚。黃逸鳴:「不是不是,太熱不會這樣子(流鼻血)。」記者:「那是怎樣?」黃逸鳴:「不知道耶。」

每每撐到休息,山邊的泉水,就成了大家最大的安慰。記者:「你要聽太太的,太太有走過一次。」廖高彬:「她亂講。」學員賴明霞:「我沒有,到時候你真的會回首的時候,啊,我征服中橫了。」

廖高彬:「她要害我你知道嗎,她叫我背包拿給別人啊,拿給別人啊。」賴明霞:「我說我幫他背。」廖高彬:「到明天喔,全台北都知道,我才不要咧。」賴明霞:「我說我幫他背一小段,他不肯。」廖高彬:「真壞心。」

賴明霞:「打死不肯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?面子問題?」廖高彬「她會害我啊。」賴明霞:「他怕我到TVBS去講啊。」記者:「說背包是別人背的?」賴明霞:「是我背的,他嚇死了,他說他只有一雙筷子放我這裡,我到處跟別人講說,我幫他背行李。」廖高彬:「非常壞心。」

救國團人員:「注意,背包上肩。」

互相吐吐槽、打打氣,又有再出發的動力,只不過,每過一天,得留營觀察的傷兵,也越來越多。學員:「佳慧加油,拜拜。」

學員李靜君:「腳也痠、腳也痛啊,我就是長那個血泡,我都笑那個是水蜜桃成熟了。」

學員:「好,來,到了,沒事沒事,休息一下。」

醫官警告李大姊,如果再這麼走下去,恐怕會有蜂窩性組織炎的危險。李靜君:「我是希望21世紀的小孩子,多往郊外走,真的,他們不要跟電腦處在一起,大家都宅男宅女,我家就出2個宅女啊,我請她出來沒人要出來啊。」

學員黃志強:「走了這3天之後,認識了超多朋友的,都是一堆很好的朋友,可以互相幫忙扶持的。」

學員:「謝謝你們。」

共患難似乎有種奇妙的魔力,它能夠讓不認識的人,突然間就累積一甲子深的友情,也能夠逐漸瓦解人的心防。學員:「HI。」

這個「HI」得來不易,代表的,是他們漸入佳境。晚會表演:「一願,風調雨順,二願,國泰民安,三願,全體學員身體健康,四願,中橫健行圓滿成功。」

記者:「你今天還要試試看喔?本來不是叫你不要走了?」學員蔡佳慧:「沒關係,就試看看,還想試看看。」記者:「好,加油喔!」

健行第一天就受傷的佳慧,每天都得冰敷,但即使一跛一跛,她還是想留在隊伍當中,跟伙伴們一起奮鬥。王彣忻:「加油加油,佳慧加油。」

記者:「你為什麼走路有一點奇怪?」學員鄧雅旻:「誰?我嗎?『鐵腿』啊,可以不要照著我嗎?都『鐵腿』了。」

舒中興:「各位伙伴,160K,我們還剩下幾公里?」學員:「好多喔。」舒中興:「我們還剩下26公里,就走完中橫健行隊。」

一路上,67個人的安全,都交在膽大心細的領隊兄身上,他緊盯每一個人的狀況,跟大家一樣,背著背包,不同的是,他除了「鐵腿」之外,還外加沙啞。舒中興:「誰叫的垃圾車?誰叫的?不要替領隊兄叫喔,我沒有要上車喔。」

救國團人員:「歡迎我們領隊兄出場,開始。」

撲克臉,只是為了維持紀律而偽裝,見大家走得垂頭喪氣,他就得適時搞笑提振士氣,並隨時送上關心。舒中興:「愛的有你真好,預備備,來,有你真好。」

舒中興:「擔任各位前面5天的領隊兄,謝謝各位的配合,感謝各位能給我這個服務的機會,為各位服務,是我的榮幸,一切盡在不言中,好,領隊交接。」

舒中興:「我本來現在應該是要在米蘭,陪我老婆,但是因為,對,或許是我過去擔任開山梯的時候,沒有發生過太嚴重的問題,所以他們認為由我來帶,會有比較好的運氣。」

學員:「很可惜沒有陪我們,走完最後的那一段路程,很可惜,可是我覺得他人很好,然後我們絕對不會忘記這個的,對。」

救國團人員:「最後一段路了,加油,走完啊。」

走過中橫的人都說,這條公路之所以吸引人,除了與伙伴患難與共的情誼,還有就是它得天獨厚的美景,頭3天,身處海拔3千公尺以上,可以飽覽台灣百岳,屏風山、羊頭山,晚上可以看到滿天星斗,之後從洛韶出發,海拔下降到1千公尺左右,開始出現亞熱帶物種,到了太魯閣,則又是狀況獨特的峽谷地形。

救國團人員:「小心,後面有車。」

走到最後一天了,很多改變開始出現,最直接的,抱怨變少了,感動變多了。學員邱冠中:「以前就是最怕曬太陽,可是現在大家都這樣,所以自己也要跟著不怕曬太陽,因為,挑戰自己的極限。」記者:「所以以後會變成陽光男孩嗎?」邱冠中:「看看啦。」

還有有幾對已經開始偷偷手牽手,為了保護剛冒出的火苗,我們就不讓他們露臉了。賴明霞:「恭喜我啊,還活到現在。」記者:「你可以的,最後4公里了。」

走過這座紅橋,終點站長春祠就在不遠處了,鞋子落底的,封箱膠帶綁好繼續走,腳起水泡的,咬著牙一跛一跛,期待的,也就是這一刻。學員:「到了,加油,到了!」

王彣忻:「我完成了!」記者:「很激動是不是?」王彣忻:「對啊。」記者:「中間有想過要放棄嗎?」王彣忻:「有,有想過放棄啊,對啊,可是我們大家,靠著大家的意志力,還是走完了。」

學員:「69公里,你相信嗎?我還要走,耶,我到了,耶,玩不膩啊,腳好痛,但是好開心,好開心,還是很開心,好有成就感,有志者事竟成,挑戰成功,路太短了,挑戰成功,挑戰成功,來一趟絕對值得,有志竟成,非常感動,明年再來!」記者:「大哥大哥。」學員:「好不容易啊,讚,非常好,非常棒,希望明年再來。」

甜美的果實,可是拿汗水跟淚水換來的。林孝貞:「真的好有成就喔,對啊,那麼長的路,關雲到這裡,喔,簡直是神經病耶,不過我覺得我神經病,當神經病是對的,因為我已經成功了。」

學員陳昱霖:「倒數2公里的時候,我真的超想哭的,我在想我應該,現在應該假裝自己摔倒,然後就是裝傷比較痛快,還是走完比較痛快,可是我最後還是選擇走完了。」

學員:「中橫健行,後會有期。」

在這段小旅程裡,有忘年之交,有親情的修補,友情的建立,還有愛情悄悄的發芽,雖然很多人都會說,一次活動很難會讓一個人,有多大的翻轉,畢竟人生有太多挫折、太多考驗。

但如果樂觀看待,它至少是一個種子,當你想到你曾經這麼勇猛,有能力堅持,有能力克服困難,有能力給予別人關懷,那麼這趟健行,就算是某種播種儀式,也許日後,就會在每個人心中,開出不一樣的花朵。

看完中橫健行隊,有沒有讓您想起一點點,當年在參加類似活動的片段,當年的救國團,真的可以說是風靡全台,而在這些所謂的「自強活動」當中,都有一些共同的元素,會讓大家記憶深刻。

救國團人員:「真正高興能見到你,滿心歡迎的歡迎你,歡迎。」

聽到童軍的歡迎歌,就知道來到了有團康活動的團體,而身穿一身迷彩,讓人又愛又恨的,正是救國團經典的戰鬥營。

又是垂降、又是野地訓練,救國團的霞雲戰鬥營,當年可是最火紅的營隊,吸引了高中、大專,甚至海外學子,專程回台報名。學員:「我是耶魯大學的。」

影片旁白:「寒暑假青年自強活動,完全依照青年志趣和國家需要,來設計與推動,目的是以戰技訓練活動,鍛鍊青年的奮進精神。」

的確,在「中國青年救國團」2000年,把「反共」這兩個字拿掉前,救國團的活動,都帶有為青年人強健體魄,堅定政治思想的用意,連來參加的學生,都超級有使命感。

學員:「因為想早點體驗軍中的生活啊,因為我以後也要去當兵。」學員:「我覺得女孩子不能當兵,然後這邊課程又很,怎麼講,像今天的課程就非常的刺激,什麼垂降那些,我想我們基本上平常應該玩不到。」

學員:「答數,1234,1234,1、2、3、4。」

嬌滴滴的女生跟著出操,疊棉被、洗3分鐘戰鬥澡,即使過程非常痛苦,但那種既是挑戰自我,又可以激盪出彼此革命情感的元素,讓每次的活動都是搶破頭。救國團人員:「我們大中橫的伙伴,中橫健行,天下無敵。」

至於挑戰體力,飽覽美景的登山健行,則是救國團另一系列經典梯隊,舉凡中橫、南橫、東海岸健行隊,還是有些難度,部分路段需要靠鋼索的溪阿縱走,也往往是一開放報名,就被瞬間秒殺。

學員施貞中:「超熱門啊!」學員蕭素淑:「民國60幾年那時候很熱門。」施貞中:「還報名都報不到耶。」蕭素淑:「報不到。」施貞中:「還用搶的。」蕭素淑:「我們學校都要品學兼優。」施貞中:「才可以參加。」

在以前,娛樂消遣少,民風又保守,救國團甚至還兼紅娘團的功能,然而在難忘的行程中,必定有這號經典人物。值星官林元通:「假如說你遲到的話,第一次,我口頭警告,第二次,你還是遲到的話,晚上10點請來找值星官報到。」

不管在哪個時代,好像亙古不變的,就是值星官一定要酷到爆。值星官:「大聲啊,裁判在前面,你唱那麼小聲,你站那什麼樣子,自己看看,各小隊排頭,各小隊排頭,有。」

戴著電影「捍衛戰士」中,那副經典的太陽眼鏡,背上值星帶都是基本配備,而為了要洗刷自己的「機車形象」,他還有這招。值星官:「看仔細囉,大家好,你,出列,來,你表現很好,給你個封號,『席維斯保利龍』,笑什麼。」

也不知道為什麼,可能真的很多不怎麼好笑的點,到了這裡,就變得特別好笑。服務員周佑民:「來,君臨天下往旁邊,收回來,往前走,然後停住,抖一下,來眼睛,來遮住,來飄下來,然後右腳稍微縮一下,準備囉,很重要的動作,騎馬,最後一次,武則天,大聲一點喔,女中豪傑,拍兩下,武則天。」

有些梗一用就是2、30年,帶團康的服務員強調,這絕對不是「老狗變不出新把戲」,他們遵循的可是「古人智慧」,經過千錘百鍊,經典中的經典。救國團人員:「掌聲再次。」學員:「領隊,是你啊?」

救國團人員:「門怎麼不給我打開?因為他是講日本話,可能你們會有點聽不懂,他的意思是說,掌聲不夠熱烈,接下來,日本小宮女,掌聲鼓勵,10年前不會晃的『得司嘎』,10年前頭髮還夾得住。」

笑,就要讓大家笑得東倒西歪,哭,則讓大家哭得唏哩嘩啦,這就得提到中橫健行隊的慈恩之夜,由於「慈恩」一名,得自於故總統蔣經國某次視察中橫,到慈恩住宿時,為感念親恩所命名,因此這裡的晚會設計,都會特別感性。

學員(唱歌):「他們對我說,我的兒女回來了,他們的眼光含著淚,從此我再也不要離開我的家,想要永遠永遠永遠的愛著它。」

在情緒醞釀到最高點時,會有一位研究生出來導讀。服務員李孔智:「我們希望伙伴們在今天晚上,能夠把自己心裡的一些想法,寫下來交給我們,第二天我們幫你寄回去家中,讓你的父母親知道,有一次讓我印象最深刻,是有一個伙伴,他寫了滿滿的對母親的祝福跟思念,但是我翻過來,讓我很驚訝的是,他寫的地址是,天堂。」

黑暗中,總是會有一片窸窣聲,很多來參加這類活動的高中生,也都是頭一次離家這麼久。學員:「也許這次寫慈恩卡回去,可以讓他們安心,甚至也可以讓他們覺得說,我長大了,我已經不再是他們強褓中的小嬰兒了。」

也許每回像這樣的一個晚上,都會多好多媽媽有個甜甜的夢鄉,然而晚會的形式千變萬化,傳統的就是營火晚會,而據說最受歡迎的,是土風舞之夜。主持人:「前進34,5678,踏併踏併,回併回併。」

土風舞之夜的特色,就是瘋狂交換舞伴,一個晚上可以牽到上百雙的手,尤其在以前民風保守的年代,牽到異性的小手,可是會讓人臉紅心跳。

主持人:「123,跳,223,跳,1跳2跳,換舞伴,HIGH不HIGH啊?HIGH不HIGH啊?」

隨著每一天、每一個感動,大家慢慢累積感情,當惜別晚會這一天,往往都會淚水潰堤。學員:「你愛花兒、花兒也愛你,你會跳舞,花兒也甜蜜,拍手。」

要能把一整套活動精髓,精準傳達出來,救國團靠的是有系統培訓出來的假期服務員,他們得通過1年10階段的嚴格訓練,有人負責「帶隊」,有人負責「駐站」,但統稱都叫服務。

李孔智:「雖然當年我們的待遇,只有一天100元,我們叫做『100元』,但是我覺得我們得到的,是不只很多個的100元。」

戴老師:「五花馬啊五花馬,五花馬。」

戴老師的帶動唱,也是救國團活動中很經典的活動,除了要讓大家在相聚的當下很開懷,更希望讓大家「建立記憶」,那麼經典的歌曲就不能少。

每個營隊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歌曲,當然最廣為周知的,就是這首「萍聚」。歌曲「萍聚」:「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,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。」

這個不是春節或是國慶特別節目,救國團除了辦營隊,還跟外交部合作舉辦「青年友好訪問團」,每每出發到海外出任務,進行文化交流,宣慰僑胞前,他們都會在國父紀念館舉行授旗及臨行公演,影片中,還看得到熟面孔。主持人:「曾馨瑩,國立台灣藝術學院舞蹈科。」

臉龐稚嫩,笑容甜美,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的夫人曾馨瑩,也曾是青訪團的一員,不管是傳統舞蹈還是現代舞,她都賣力演出,也因為舞跳得好、外語能力佳,讓她以專科生的身分,打敗大學生,進入青訪團。主持人:「蕭文璟,國立台灣大學。」

TVBS主播蕭子新:「大概是10幾年前,役男是不能夠出國的,所以對於役男來說,或者說對於大學生來說,能夠參加這樣一個活動,是一個我覺得很難得的一個能出國,去看看世界的一個機會。」

可能比現在的歌唱比賽還激烈,各學校報名的人,多如過江之鯽,得經過海選層層關卡,才能夠從上萬人之中脫穎而出。

蕭子新:「那個暑假真的是比當兵還辛苦,我們早上6點多,就是完全軍事化的訓練,6點多起床之後,就先跑5千公尺,從小到大我從還沒有劈腿拉筋過,我就突然要在短短一個星期之內,能夠劈腿拉筋,然後耍刀耍棍、唱國劇,往事不堪回首,但是我至少看到了很多當初,很青春的記憶在裡面。」

有人會問,為什麼救國團活動會讓大家有這麼多回憶,「得來不易」可能是選項之一,現在隨著網路發達,校外活動多元化,救國團活動的報名人數,已經從以往的幾10萬人,剩下到2萬人。

而活動性質,也從體能轉向智能,像是漫畫營、重機營,還有甚至為了舉重而舉辦的「三比八營」,只能說,不同年代有著屬於不同世代的青春回憶。

轉貼資料來源:TVBS

【回味救國團】重返中橫! 救國團經典全紀錄(上)

【回味救國團】重返中橫! 救國團經典全紀錄(中)

【回味救國團】重返中橫! 救國團經典全紀錄(下)

Facebook回應:

comments

Powered by Facebook Comments